睡得醒

Everywhere we go,we're looking for the sun.

ooc

Maybe it's you,maybe it's me








Maybe it's just the constant rhythm of the sea








....

Maybe it's wise,maybe it's not














Maybe it's you who brought me caring I forgot
....
Only a fool

------------------------

















卷毛最近有个烦恼。

困扰了他好几日的烦恼。

自从年后老是有很多妹子在私信和评论里用隐晦或直白的语言询问同一个问题,你和纯黑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者是,你喜欢纯黑么?就连邻居家从小长大的小妹妹今天来他家借酱油的时候都随口问了一句,卷毛你对纯黑是什么感觉啊。就是朋友啊,卷毛有些莫名道。嗯嗯嗯,我懂我懂,邻居家妹妹一脸理解的道,拿起酱油对着卷毛晃了晃转身关上了门。

卷毛感觉有些不妙了,他有时候神经虽有些粗,但是在对待人的情感方面却又异乎寻常的敏感,好友nada曾开玩笑道这是小动物特有的直觉,卷毛当时并没有理他,但是内心里确是为这点感到骄傲的,小动物怎么着了,从小到大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还不是靠的是这一点,姥姥也说了,这是他情商高。

咳咳,貌似跑题了,还是要言归正传。

卷毛知道邻居妹妹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又不知道从何解释,他从小嘴就笨,这一着急更是连话都说不清,抓耳挠腮了半天还是没想明白要怎么跟小姑娘说,头发反而是被抓的更卷了。垂头丧气地坐到了电脑旁,打开私信,想要看妹子们的鼓励告白来治愈一下,谁知打开第一封又是一样:毛毛,你是不是喜欢纯黑啊,喜欢就要去告白噢,我们都支持你!

卷毛感觉头上的毛都要竖起来了,这怎么一天天都是这种消息,难道是本命年要到了,不科学啊,这还有三年才到本命年,提前三年的犯太岁么,卷毛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欲哭无泪。

登上Q,点开了群,群里还是一样热闹,纯黑刚在群里发了一条新视频的链接,底下nadaK林子都是一片叫好,要是往常卷毛肯定是第一时间点击然后用看完写一篇800字的赞美评论交给纯黑,可是现在他点了开视频开了两分钟却是心里复杂,视频是半分也没看进去。

得,卷毛叹了口气,点了暂停,去冲了把澡,明明是惬意洗澡时间脑海里却又想起了前几天纯黑对于他洗澡速度的不屑,耳边仿佛又传来了他懒洋洋的声音,卷毛,你又在冲热呢?

真是中了邪了,卷毛吓得连肥皂就没打,匆匆忙擦了身从浴室里出来盘腿坐在床上,决定仔细思考一下他对纯黑的感情。

第一次知道纯黑是在初中,卷毛从小成绩就不好,倒也不是不聪明,就是不感兴趣,每天课上除了看漫画聊天就是睡觉,回到了家就是打开电脑逛各种游戏论坛,他对游戏还是很感兴趣的,不是他自吹,虽然年纪小可是市面上的那些游戏他可都是通了个遍没一个漏的。有一次,他打的一个最高难度的FPS游戏最后一场boss怎么也打不过,气得他的头发卷了又直直了又卷,手柄砸了无数次,最后只好上了一个游戏论坛发了求助帖:各位哥哥姐姐们,XXX最后一个boss求助!帖子下调戏他的人无数,小卷卷小毛毛各种叫,就是没有一个正经解答的,正当他满脸通红气鼓鼓准备退出找斑竹的时候一个人回复了他的贴,并没有像之前那些人说的那么多,只是直接甩了一个自己关于这个游戏的图文攻略网址,再附上简单几个字:看我这个贴最后两点。

卷毛被这个人的气势振到了,摆正了自己的坐姿点了开链接。看着看着卷毛的表情越来越呆,人几乎就是贴到电脑屏幕上了,他又回到了一开始他发的求助帖,点下了回复......大神大神!!我是卷毛!!求罩求认识求QQ!!

之后就是理所当然的剧情,卷毛别的不说,性子是最为执着,对于在意的事情怎么的都要干好,当别的同学日程表是早上复习语文晚上复习物理的时候,他的时间已经被大神占据了,大神的攻略,一个个对着再过一遍;大神的帖子,管他有意义没意义,一个个都翻到最后;大神的沙发,谁都别跟我抢都是我的!所谓烈女怕缠郎,呸,所谓执着能打动一切,大神终于在某一天加了他的QQ,而他也顺利地在大神所在的论坛从一个小透明进化为了吉祥物,这么可爱这么热情的小孩可不是常有的。

再然后,大神跟他越来越熟,叫他的称谓也从同学变成了卷毛再变成了渣渣白痴,他们也一起玩了不计其数的游戏,无论是pc还是ps4还是Xbox都有他们行走过的痕迹。直到现在,知道纯黑的人很少又不知道卷毛的,两个人从细胞分裂联机到地狱老司机,只要他们俩都有的有联机的游戏基本上都被刷了个遍,认识了这么久,两个人基本上都没什么秘密,卷毛知道纯黑为了练胆量一个人去了游乐园的鬼屋然后整个人木着身子出来,纯黑也知道卷毛小时候光着屁股被蜜蜂蜇过从此都特别怕虫子,这些都是属于他们的回忆。

可是卷毛又对纯黑是什么感情呢,卷毛感觉更头疼了,如果在上个月问他他肯定是斩钉截铁的回答朋友啊,还能是什么感情,可是被一个月的私信轰炸再加上三次元邻居妹子补的一刀,卷毛开始迷茫,真的是朋友么?

卷毛在一年前就知道他和纯黑有所谓的cp粉,那时候他并不十分在意,cp嘛,在两个男人之间能有什么,不就是说明关系好么,卷毛这样想。也正如此,他还挺喜欢看到他和纯黑的cp,他把和纯黑的联机贴满了b站,开心地打下每一个标题,卷毛与小伙黑...他甚至在cp文下留言。这于他并不是什么大事,偶尔想想还有有些小骄傲和兴奋,从一个粉丝,走到现在成为大神身边最亲密的朋友和伙伴,有几个人能像他这么厉害!

想到这里卷毛不禁扬起了笑挺起了胸,他乐于将他和纯黑的友情公之于众,似乎是在像众人宣告,嘿,这个粉丝眼里傲娇的小公主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样想着似乎连某些刺眼的评论都可以忽略了,他们能和纯黑联机么,他们能天天和纯黑聊天么,他们能被纯黑叫白痴渣渣么,都不行,只有我可以,既然如此,那被他们这样说两下又有什么关系,无非只是过过嘴瘾而已。卷毛的心态一向都是那么的好。

在卷毛心中,纯黑就是他的精神领袖,可是这样的关系什么时候被误会了呢?卷毛不解,他在一个星期前截图问过nada,nada在那吃西瓜呢,只是瞟了一眼漫不经心的道,这有什么的,现在麦麸这么严重,我和大宇还被说过呢,只是说明你们关系好他们喜欢你们而已。只是说明关系好,嗯,卷毛听完默默点头。过了会,nada扔了西瓜皮回来又说,诶卷毛,不是啊,你问这个什么意思啊,以前你不是都不当一回事么,怎么这次来问我了。卷毛无语泪千行,把私信里各种问题都截了图打了码甩给了nada,nada那一片沉默,久久才道,这也好办,你就闭上想想,你想要的未来跟纯黑有什么关系,仔细想想,其实这点小事也不用纠结,你内心都有答案,别人说啥不用在意。卷毛深以为然,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冥想,然后,就到了现在。

什么都没想通嘛!卷毛狼嚎了一声,捶了捶床。卷毛你叫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隔壁姥姥中气十足的喊道。卷毛瞬间鲤鱼打挺蹦下了床冲姥姥一顿撒娇,终是混了过去。

卷毛长呼了一口气,走向了阳台,靠着栏杆。开封今天的星星很亮,月亮也是出乎意料的圆。时间已经晚了,四周一片安静。这夜色,真美啊,要是下点雨...卷毛不自禁的想,他以前不喜欢下雨,总觉得下雨湿哒哒阴沉沉的很不舒服,可现在怎么又这么喜欢上下雨了呢,还有绿色...都是纯黑影响的呀。卷毛笑了笑,他并不讨厌这种变化,在他看来这也是朋友之间的体现,就像纯黑依照卷毛原型捏过游戏人物又渐渐喜欢粉色一样,这就是神奇的友情,可以慢慢从细枝末节改变一个人。

卷毛闭上了眼,第一次这么安静实践着nada教给他的方法,我想和纯黑变成什么关系...脑中一片空白,两个人之间的往事像走马灯一样走过,第一次跟纯黑语音两个人的别扭紧张,第一次游戏失败百次之后成功两个人同时的大笑,第一次在游戏中看雨景互相厮杀,第一次将自己认识的人介绍给纯黑的期待无措...还有将来的那些...卷毛突然觉得自己的纠结心情有一些可笑。他们拥有的这么多回忆这么多欢笑何必一定要有一个缘由,他只知道他现在很喜欢纯黑,管是什么样的喜欢呢,他只想看着纯黑嬉笑怒骂,只想纯黑的未来有他的身影,或许有一天纯黑会潇洒告别解说界,可是那有什么关系,他还是会在他身边,哪怕他有一天身边多了一个身影...

卷毛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难以想象纯黑回归于家庭的样子,明明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得一个人...但是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吧,不管怎么样,只要他幸福,只要我在他身边,想在他失落的时候安慰,想在他欢喜的时候鼓掌,想给他约会当参谋,想做他结婚的伴郎,想当他孩子的干爹,这要这样下去就好,身为一个粉丝对偶像,一个朋友对挚友的最大祝福和体贴。

夜晚的风微微凉,卷毛回到了卧室,十二点了,纯黑的直播也已结束,看了眼电脑,照样是纯黑发来的消息:来yy联机

“好。”卷毛调皮的笑。

夜渐渐深了,今天两位的生物钟小姐依旧也会相互拥抱着哭泣吧(笑

----End----

想写的就是这么个故事 其实朋友和恋人的界限并没有那么的清晰

所谓一念成佛 一念成魔 归根到底可能就只是一念之差















有的时候或许当朋友才是最好的结局...?

















评论